1. C5创业网首页
  2. 创业杂谈

创业那些年,我叫做草根站长(1)

我是谁?可能之前的文章一直没有机会介绍我自己,从这篇文章开始打算写一个小的系列,就叫“创业那些年”吧,不求给各位带来什么启发或者启示,只是将我这几年的经历娓娓道来,给你看,也给我留作纪念。

哎呦,忘记说了,你可以叫我“小楠”,一般比较亲密的朋友都这么叫我。我呢,出生在大黑帝国(黑龙江省)临近战斗民族的一个十八线的小县城,这个城市在很多年来都保持着和俄罗斯的贸易往来,甚至有一条街道上专门做俄罗斯人的生意,招聘售货员的要求也是需要会俄语。

我呢,人丑,话多,就不放照片了,不是想“金屋藏娇”而只是家丑不可外扬!

虽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汉子,我的朋友们都像一匹北方的狼,而我像一只营养不良的“家雀(qiao 二声,麻雀的意思)儿”,东北爷们的高大魁梧你在我身上还真看不到。小学时期的我和同桌长期坐在班级第一排,我们俩自然走的比其他人更近,谁让他是倒数第一,我是倒数第二呢,咳咳,身高!

可能你觉得上帝为我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打开一扇窗的吧。你也觉得身高上不去怎么着也要横向发展,不能高人一头至少胖人一斤。可上帝他老人家的窗总是开开合合,捉摸不透。我呢一直在美女的标准下徘徊,不过百的体重也一直是常态。每次女生问我体重就羡慕得要死,互相宣扬,我心里崩溃又无助,我是男人啊,雄性!

第三个特征是什么呢?因为遗传的原因我是“M”字额头,随着时间的推移发际线又高了,又秃了。上学的时候被上面提的那些叫我“小楠”的“亲密朋友”们不少调侃,把我介绍给新的朋友总要说“他就是我们中头发最多的那个”。职场几年也被领导调侃多次,谁让我没办法踹他呢?

管他呢,年纪大了要接受自己的蜕变,从曾经的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到现在不在意任何人对我的评价可能也是这些年带给我的奖励吧,所以我大胆地将自己的个人公众号起名为“楠神头发多”,不接受任何嘲讽,因为我不在乎。

玩物丧志

咳咳,系列第一篇就花费这么大篇幅罗里吧嗦一堆没用的,有些跑题了,算了,跑就跑,继续讲讲我的童年吧。

本人不才,每到假期就和表妹流连于小霸王其乐无穷。8岁接触计算机,沉迷CS、红警、魔法门三等毒瘤游戏无法自拔,可以拨号上网后更是转战传奇、跑跑卡丁车及地下城等网游。虽然前文说了我诸多“丑态”,那么我认为我的优势就是用眼过度不近视,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视力依然良好。

在初三那年家里添置了一个台式电脑,我叫他小黑。在短暂地拥有后也只只能变成一件家具,母亲大人对我的“限机令”不断严格,从最初每周几小时属于我能自由“抚摸”它变成了“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母亲大人的手段更从是回家后感受机箱的温度进化成我和小黑的躲猫猫游戏,每次我都需要在母亲大人出门后迅速找到他,开机、玩耍、关机、人工协助降温等几个主要步骤。期间还要精准计算母亲大人的回家时间,父亲大人工作的时候会不会临时回来,也因为童年的短暂练习导致我听力和视力异常优秀。

这场战役还是母亲大人胜利了,直到有一天,躲猫猫这个游戏我玩累了,我也不忍心看着母亲大人一次又一次把小黑搬走,我建议以后只拿走我的鼠标吧,我没有鼠标我也不能开机,不能进入游戏。我并没有偷偷再买一个鼠标,我突然地厌倦了游戏的世界。

心底的一枚种子

到了高中时期,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拥有一台属于我的笔记本电脑,这也渐渐变成了我的目标,我不务正业的开始。

我每天幻想着如何坐在教室还能赚到属于我的第一桶金,于是三个字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清晰,“开网站”。

做什么网站?怎么做?成为了我第一块绊脚石。在不是很正规的调研后,我决定做一个本地的分类信息网。我所在的城市对大家房屋租赁、招聘求职、二手市场需求量比较旺盛,市内随处可见广告张贴栏。当时的本地分类信息网站也只有三个,都是以收费发布或者收费置顶为盈利手段,其中两个是广告公司在运营,公司主营营销类报纸投递业务(DM直投),如果购买报纸的广告位,还能将广告免费发布到网站上。另外一家网站是个人在运营,后来我和他也成为了好的朋友,他的主业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开网站虽只是副业,不过每个月也有一万多的广告收入,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也成为了我后来开网站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最大的动力。

做自己的依靠

怎么做我的网站成为了我的另一个难题,当时的我没有任何计算机编程知识,我对计算机的了解仅限于游戏及学校电脑课上教授的画图等软件的使用。我只好疯狂地百度,疯狂地想找到它。

我花了很久时间才知道一个网站的建立需要什么,我也将所有课上成了编程课,低下头偷偷用着我那运行着java模拟器的山寨机看着一个又一个编程手册。

在众多好奇我在做什么的同学中,Z觉得我要做的事特别酷,不仅如此他也要加入进来,于是我们成了高一那一年无话不谈的伙伴,他也给我了做下去的勇气。那段时间我们总是一起去网吧,只不过他在打游戏,而我在看着视频学习写代码。慢慢的,我变成了别人眼中的另类,他们问我为什么花了钱不玩游戏而是在这浪费时间,甚至后来Z也这么觉得。后来,随着高二分班和他长期的不作为,我们的关系慢慢变淡,也是,很多时候“合伙”只是冲动罢了。

我做的第一版的网站并没有机会上线,它在我的硬盘里被抛弃了,我发现我根本没能力完成它,我感到绝望,但这是我唯一的希望,它不能因此夭折,至少我还没认输,我相信我能行。

未完待续。。。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楠神头发多 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