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或致倒闭潮,百万培训机构期待政策松绑?

前言

突所其来的疫情,对全国上百万家教培机构影响有多大?本文作者与20多家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和高管交流,其中既有年营收数亿元的大型机构,年营收千万级的中型机构,也有年营收数百万的小微机构。现将交流结果整理成文,供大家参考。

一、疫情最先导致退费隐患

这次疫情来得非常突然,培训机构被迫关门歇业,寒假教学无法上课,曾出现大量家长要求退费的挤兑现象,一时让所有的培训机构纷纷开启应急模式,安抚客户,增加服务选项,尽可能避免退费。业界公认,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

大中型机构已经开始转型线上教学,“最近机构都在应对家长退费,中小机构哪有精力开展网上教学呢?!”教育宝CEO许连颂对培训机构转型线上的建议这样回复。笔者咨询了另外一些中小机构的校长,情况的确如此。虽然到目前为止,仍然坚持立即退费的学生家长不到10%,但是随着疫情的持续,在线教育和大机构继续加大营销力度,中小机构倒闭隐患正在加剧。

二、疫情直接造成Q1确认收入与现金流危机

随着今年一月下旬湖北封省和全国进入一级响应,整个二月本应是课消的重要月份,但由于无法线下教学,被迫转为线上,大部分中小机构未能提前布局线上,应对不足,即便通过各种办法减少退费,但依然不得不面对课程延期,无法完成计划内课消,也就是财务上无法确认收入。

由此连带的是,原本三月是春季招生收款大月,由于二月课消延迟,且三月疫情如何未知,国家规定培训机构不得早于公立校在线下开课,因此可以预见三月的预收款将远低于正常年份同期。机构运营固定成本没有减少,同时为了实现线上教学,为了提升服务安抚客户,还增加了软硬件及人工支出。几项叠加,现金流危机已经开始显现。

笔者采访的几乎所有机构负责人都表示,第一季度现金流压力巨大,但如果疫情能够迅速结束,大家尚且能挺过去,甚至能感到疫情结束后线下培训会大幅反弹;但是如果要持续几个月,中小机构的生存难以为继。

三、疫情多米诺骨牌倒下后果如何?

有业界人士认为,即使疫情在未来一两月内控制下来,那么出于学生安全的谨慎考虑,也很难在两三个月内全面恢复培训机构的线下面授教学,这样在五六个月内,60%的教育培训机构面临倒闭风险。笔者采访的20多家机构负责人和两家教培行业服务商都没有对这个预测的数字做直接评论,但是都认可倒闭风险的观点,尤其是对中小机构而言。

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辅导机构创始人认为:“我认为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按2018年12月教育部公布的教培行业数据计,当时教育培训机构有40多万家,但实际上远不只这个数字。”

他的判断得到了很多业界人士的认同。家长对教培机构倒闭潮的认知,从2018年零零散散的报道开始,而在2019年国庆后,随着韦博英语倒闭新闻的爆出,家长几乎对教培机构倒闭潮无人不知。

韦博英语的倒闭,并不只是家长无法退费,员工的利益也受到极大损害。据报道,韦博英语曾在全国60多个城市150多家学习中心,在全国大概有五六千名员工,上海总部有五六百员工,平均每人被欠薪四五万元。这意味着这五六千员工将被迫重新就业,直到找到新的工作。

“去年韦博英语即使倒闭了,培训机构还会招人,所以很快这些员工会被其他机构消化,不会引发更大的就业压力。”这位创始人说:“但是这一次不同,如果真的倒闭一半,那么就会有500万人一下子涌入人才市场,再加上幸存的培训机构不再招人,甚至是被迫裁员,可以想象重新就业压力有多大。”

四、大型K12培训机构运营现状如何?

以新东方和好未来为代表的教培巨头,一直现金流充足,而且自2019年已经在组织架构上做了“瘦身”,加之布局在线教育很早,因此对行业巨头影响不大,甚至可以预见几个月以后因为中小企业急剧减少,家长重新反弹的需求,使得大型机构的业务量会大大增加。

那么其他的大型机构影响如何呢?笔者采访了几家营收两亿到五六亿之间的K12培训机构高管。比较一致的想法是:短期资金压力肯定有,但采取什么行动主要看疫情发展,再过一个月看再根据情况决定。裁员减薪非万不得已不用,但在业务不足时计划采用“待岗”策略,非一线员工减薪成必要手段。

但同时这些创始人在采访中也坦言:“同日本、韩国的国情一样,中国的高考也是刚性需求,甚至我们的国情使得高考、中考的压力普遍胜于日韩,因此课外辅导培训是普遍的刚需,疫情之后,市场会重新反弹。”

五、行业需要自律和自救

教培行业的损失是延期兑现或线上兑现的教学服务引发的员工工资、房租等成本,这些成本是否成为压垮诸多培训机构的最后一棵稻草?万一培训机构倒闭,又如何尽可能给消费者弥补带来的损失?

“当前行业更需要‘自律’和‘自救’”,教育宝CEO许连颂认为:“‘自律’就是坚决不跑路,勇于承担企业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在疫情影响没有完全消除前,通过网络在线上为家长和学生提供服务。”

“当前行业自救就是同行联合起来,对于无力支撑的中小机构,提供师资、服务等支持,避免家长因为退费无果,造成更多企业倒闭,从而给家长带来更多的损失,也不利于行业口碑。”

指明灯智库智库创始人吕森林也表示,教培行业迫切需要线上线下融合的解决方案,以有效应对教培机构当下甚至以后可能面对的无法面授引发的退费及现金流危机。

六、行业期待放宽政策

行业内部的自律和自救固然是生存下去的根本要素,并购和重组纵然可以吸收一部分就业人口,但现金流重压之下,企业可能不得不采取砍掉冗余项目、裁撤冗余人员的手段。

其实教培行业自2018年主管部门推出监管措施以来,就已经危机四伏,到2019年已经有很多机构挣扎在死亡线上,估计疫情发生前,就有数万培训机构被关停整顿。加上疫情危困之下,中小培训机构更是雪上加霜。

多位教培行业从业高管认为,绝大多数培训机构也是中小企业,这个行业解决了上千万人的就业,如果彻底消失,这些人的就业也成为大问题。

教培行业也急需扶持政策,比如适当放低进入门槛、税收适度减免、场地要求适度放宽等,这对于当前经济走势不明朗的大环境之下,对稳定就业和保持营商环境,有着积极的意义。

办校联盟-

办校联盟一贯秉承“一个人走的很慢,一群人走的更远”的价值观服务众多一线校长。

办校联盟始于教育产业链,会员项目涉及:K12领域语文、数学、英语、早教等项目,职业教育、素质教育等众多细分领域,

随着教培行业市场的不断开辟,更多的不同细分领域的交流逐渐增多。线上线下融合是教育发展的大势所趋。

与大多数教培管理培训不同,联盟不仅提供“理论知识”,更关注和强调“如何使用”“怎样落地”,让更多的校长不仅消化理论知识还能够“落地实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