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文|阿呆

图|网络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保卫独立书店宣传图

近期,一封名为《走出孤岛 保卫书店|坚持了15年的单向街求众筹续命》的求助信在朋友圈刷屏,这份信是单向街书店创办者许知远所发,信中描述了单向街书店在疫情期间所遭遇的经济危机,无奈之下,为了守住读者们共同的精神家园,故而向广大读者寻求众筹。

其实,单向街书店不过是当下在困境中挣扎的众多实体书店的缩影。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非独中国,亦非独实体书店。但对于实体书店,这次疫情的确有着有着致命性的打击。

当下社会,能开书店的人都是英雄。乌托邦书店创始人童兴家说:“开书店这四年,我唯一失去的就是金钱,其他的全部是我的收获。”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实体书店大多靠情怀支撑,经营惨淡,本就收入微薄的实体书店,在此次疫情的冲击下,生存越发艰难。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书店一角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书店都是这个世界上美好的存在,在这个奇妙的空间里,在书与书的缝隙中,我们可以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观古今,照未来。书架之间,古往今来,无数的思想在这里聚集,这里藏着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我们尘世中人的精神家园。

然而,随着手机、ipad、kindle等移动电子设备的普及,电子书成为了许多人的阅读方式,纸质书籍一度受到冷落,这也让以纸书为主要经营产品的实体书店也一同遭受冷落。同时,互联网的普及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营销革命,京东、当当、亚马逊等电商平台的兴起,使得实体书店逐渐被边缘化,一度面临被淡化出局的危险。

好在近年来,实体书店积极寻求再生之道,重新明确自己的定位,从主售书籍转型到了书籍和服务并重,依靠经营多元化产品、打造精品阅读空间、出售周边产品等经营方式,许多书店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大家所熟知的西西弗书店、言几又书店、先锋书店、单向街书店等,均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和好评。

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实体书店带来了新的考验。书萌的创始人孙谦说:“有能力活下去的书店会继续活下去,遇到问题还在坚持的书店可能会看不到春天。但是活下来的书店,它们一定要有一种另外的姿态。”

疫情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大考,于大家都是。既然没有做好准备就要被迫上场,不如静下心来,沉着应对,整合已有资源,尽量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再从考题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借机提升自己。这也是实体书店当下的发展路径。

下面,我将从经营现状、应对路径、未来发展三个方面来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经营现状——关闭

突发的疫情,给实体书店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和冲击,为了抑制疫病的传播,许多书店被迫暂停营业。暂停营业后的实体书店,收入基本为零,而店铺房租依然要交、店员工资依然要发,各种营业成本都得不到补偿,仅靠微薄的现有资金艰难维持着的书店,又能支撑多久。

这就不免让人对现在实体书店的生存状态担忧,毕竟书店这个特殊的空间,不但可以满足我们的精神生活需求,更是城市的文化“名片”

我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目前,虽说许多实体书店还在艰难地维持生存,但不得不说,疫情的冲击下,必然会有许多书店支撑不下来。

针对现状,中小书店联盟“书盟”向全国书店发起了“疫情当前,书店现状调查”的问卷调查,并根据调查情况做出了一份“2020年春节实体书店紧急调查分析报告”。根据这份分析报告显示:全国1021家参与调查的书店中,超过99%的实体书店没有正常收入,若持续暂停营业,79.04%的书店表示支撑不过三个月。

短期内,生存或是毁灭,成为了实体书店最大的难题。

之前偶然看到过这样一段话:开、闭、开。这本就是书店行业的一种常态,也是几乎所有生命体有关生存的全部动作。就像上海有一家叫作“开闭开”的诗歌书店,开了又关,关了又开,顽强又随意。

所有事物都是如此,生存或是毁灭都在一念之间,因果轮回,开或是关,都很寻常。正如阿米亥在《开·闭·开》这本书中关于开关的论述:

打开、关闭、打开。

在我们出生之前,一切都在没有我们的宇宙里开着。

在我们活着的时候,一切都在我们身体里闭着。

当我们死去,一切重又打开。

打开、关闭、打开。

我们就是这样。

若是实体书店真的就此葬身于疫情之下,这些话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丝慰藉。当然,做最坏的打算,是为了更坦然的面对苦难,转过身来,实体书店还是需要背水一战。

现实情况下,实体书店的确步履维艰。从时间发展的维度看,实体书店的当下和未来都面临着重重困难。

1、疫情期间,书店的图书销量断崖式下跌,其他产品和服务的销量基本为零,书店没有收入,而房租、人员、贷款则需要源源不断地支出资金,这样下去,书店自然难以继续运行下去。2月14日,潮安的三更书店发布结业通知,声明因个体因素正式进入结业月。店主鱼饭写道:“对不起,三更失约了。”

2、疫情之后,居民的消费欲望经过一段时间的压制会爆发,加之疫情期间书籍的积压,许多网店凭借自身的低成本优势,必然会低价卖书,实体书店就会被迫卷入低价的恶性竞争中,到那时实体书店仍会面临很大的困难。同时,如果疫情发展过于持久,消费者消费习惯会转变,员工也会陆续离职,那么实体书店就会元气大减,所以就算疫情后恢复营业,书店的收入也会大不如从前。

在生存和毁灭的边缘,实体书店还能“活”下去吗?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书店一角


疫情之中,实体书店的应对路径——自救

并非所有书店都画上了句号。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说过: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书,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

虽然形势严峻,有些实体书店仍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多种尝试,企图突破现有困境。苏州慢书房就发布了一篇文章《想弄死我,没那么容易》,向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硬气宣战。

当前环境风云变幻,很多实体书店都积极应对,应对方式主要有以下几条:

1、借力政策——积极发声,努力争取租金等方面优惠政策

疫情发生以来,国家为帮助实体书店度过难关,出台了多项扶助措施。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北京等地区政府出台了扶持实体书店的一系列相关政策,包括强化资金支持、推动协作配合、引导转型升级、加强服务保障等。同时,已经有相当多的商业综合体对租金进行了部分减免或优惠,包括万达、华润、新城、龙湖等国内商业地产头部品牌,这将惠及在上述商业综合体开设书店的连锁书店品牌。

这些利好政策可以帮助实体书店减轻一部分压力,让实体书店能有喘气的余地,进而寻求“出路”。

2、转变业务方向——线下业务做“减”法,线上业务做“加”法

与其哀叹,不如自救。实体书店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努力拓宽书店营销渠道,丰富自己的经营方式,变革必然隐藏着机遇,把握机会,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些书店进行了各种花式营销,这些创新的方式很值得其他书店借鉴。

借力平台的成熟快递

疫情期间,书籍销售最大的困难就是书店和读者隔离开来,书和读者无法接触,也无法送到读者手中。

针对此种困局,言几又书店和“饿了么”平台开展合作,推出“精神食粮补充站”活动,读者可在线上选择的图书和产品,之后通过饿了么外卖平台进行下单配送,最快半小时送达,这样就弥补了书店物流的不畅。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言几又书店宣传海报

②直播带货

为了可以向读者全方位展示图书,有些书店采用了近几年非常流行的直播带货。比如,上海的钟书阁从“无人书店”直播、“以书为媒 用爱陪伴”为主题的直播、店员化身主播,分享在书店工作的趣事、演唱歌曲、和读者互动、向读者介绍图书。

再比如,请淘宝“带货王”薇娅进行直播,销售盲袋,薇娅讲解了6分钟左右,99元的盲袋销量突破3000件。和以往不同的是,本次直播并非只是为了某个书店,而是面向更多的书店,直播过程中,许知远还和每位负责人连线,每次连线结束时,许知远都会说一句:“坚持、坚持,我们一起加油!”这句话也给了我们增加了极大的信心。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薇娅直播

③微信卖货

有些实体书店直接借助微信公众号、小程序、微店等平台卖货。例如,学校门口的教辅书店,会建立一个微信群,在群里和顾客交流,通过小程序达成交易,再送货上门。

④线上读书会

疫情之前,线下读书会是书店经常举行的读者活动,对于图书的销售很有帮助。疫情期间,有些书店顺势而为,举行了线上读书会。比如,情人节当夜,码字人书店和天南海北的9位读者举办了第一场线上读书会,共读《霍乱时期的爱情》,虽说对于图书销售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毕竟延续了书店的文化传统。

⑤众筹求助

众筹: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由发起人、跟投人、平台构成,是指一种向群众募资,以支持发起的个人或组织的行为,具有低门槛、多样性、依靠大众力量、注重创意的特征。一般而言是透过网络上的平台连结起赞助者与提案者。群众募资被用来支持各种活动,包含灾害重建、民间集资、竞选活动、创业募资、艺术创作、自由软件、设计发明、科学研究以及公共专案等。

单向街书店的一份众筹求助信让人们深刻认识到实体书店的艰难处境,也激起了人们对于实体书店现状的关注。单向街书店向社会发出众筹求助,推出多种金额的众筹计划,读者所捐助的众筹金额可以兑换等值或者超值购物卡,在疫情过去后,可去书店消费。

求助信里有句话这样说:我们对书店的理解,从来不只是一个卖书的地方,而是一个会锻炼心智、存储记忆、抚慰情感的家园。阅读是一次劈开冰海的旅途,书店是我们在寒冬中逆流而上的心灵伴侣。这次灾难突如其来,保卫书店这块精神圣地更是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书店一角


疫情之后,实体书店的发展方向——转变

寒夜漫长,可黎明总会到来。此次疫情,对于实体书店而言,看似是一次“滑铁卢”,实则恰巧暴露了自己的短板,反而可以倒逼实体书店寻求转型路径,为以后的良好发展打下基础。这样,在“寒冬”过去,读者重归后,书店才能以更加蓬勃的姿态来服务读者。

关于书店的固有顽疾,书萌创始人孙谦说:“这次疫情带给我们的问题是,书店业长期以来是靠情怀、个人勇气支撑下去,但不具备商业的模式和规模效应。所以很多外行人看不懂书店,来做书店,十之八九都会赔。但是真正在书店行业内待下来的,比如像青苑书店、万圣书园这样的,反而能待上多年。这就是行业和行业的不同,就好像我们说人和人之间的抗体不一样。你可能会很容易感染一种病,但另外一个人天生有抗体,它就不会得这种病。因为有这样一次疫情的出现,很多书店被迫要去‘接种疫苗’,然后它就慢慢地变得有抗体。”

由此可见,疫情只是一剂催化剂,即使没有疫情,实体书店的未来依然是黯淡的。因为疫情,各书店被迫去“接种疫苗”,反而有利于书店的长远发展。

那么书店该如何接种疫苗?实体书店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是怎样的呢?

1、转变固有的思维,增强书店整体实力

正如孙谦所言,过去的书店仅靠情怀支撑。即使店内有其他附加产品和服务,也只是依靠消费者的情怀来售卖,并未和消费者的生活捆绑在一起。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只有在满足了较低需求后,才会出现高级需求。一旦人类的低级需求受到威胁,高级需求也就不复存在。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1943年由亚伯拉罕·马斯洛提出,其基本内容是将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马斯洛认为,人类具有一些先天需求,人的需求越是低级的需求就越基本,越与动物相似,越是高级的需求就越为人类所特有。同时,这些需求都是按照先后顺序出现的,当一个人满足了较低的需求之后,才能出现较高级的需求,即需求层次。

所以实体书店要转变过去仅靠和消费者的情感联系来维系书店运营的理念,通过把书店打造成一个功能综合的场所,来增加书店的整体实力。比如书店可探索“书店+便利店”、“书店+社区”等模式,把书店嵌入消费者的实际需求中,成为消费者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重视书店的线上系统建设

通过这次疫情,我们进一步认识到社会的重大变换,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迅猛发展,让人们的生存方式也发生了“云”化,我们进入了“万物皆可云”的时代。

所以,实体书店加快线上系统的建设至关重要。实体书店可探索“线上+线下”模式,秉承“读者至上”的服务理念,线上、线下同步发力,全方位、多层次地满足读者需求。比如,在线下书店,读者既可以享受淡雅的读书环境,也可以在在店里扫码下单,享受配送到家的服务。在线上书店,读者在手机端下单购买,既等待物流配送,也可以然后直接去实体店取书。

3、重视产品的深度策划和运营

对于一本图书的销售,我们要从重视“文化推广”转到“文化推广”和“营销方式”方式并重,深度策划,最大程度地挖掘图书的附加价值。

正如孙谦所言:“我们需要彻底抛弃卖一本书就要赚钱的思维,通过书,我们可以去销售其他产品,转向多元。我们要从有形产品转到无形产品的服务和体验上来。”

生存或毁灭:从三方面浅析疫情之下实体书店的现状和发展

书店一角


结语

疫情不是一件好事,但往往危机和机遇是双生的,实体书店可以用创造性破坏理论的视角去应对此次危机,从中寻求新的生机。

创造性破坏理论是伟大的经济学家熊彼特最有名的观点,该观点认为:每一次大规模的创新都淘汰旧的技术和生产体系,并建立起新的生产体系。创新就是不断地从内部革新经济结构,即不断破坏旧的,创造新的结构。即危机会倒逼企业借由破坏中蕴藏的创造性获得意想不到的生机。

如今的疫情让人们想到了曾经肆虐猖獗的鼠疫,就算是灾难,也总有它的价值。

正如加缪在《鼠疫》中的结尾说道:“人类能在这场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这场疫情,于你我、于国家、于世界,既是考验,也是成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