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餐饮老板们真实状态:卖房自救,借款百万,关店倒闭

导读

疫情之下,每个餐饮面临的问题都是类似,不能堂食,那就转型外卖,但是员工怎么办?就地解散?

最苦的莫过于2019年10月份之后开业的餐饮店,对于这些新开的餐饮店而言,还没开始赚钱便被按在地板上摩擦,动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下个月的租金去哪里弄来?

疫情后餐饮老板们真实状态:卖房自救,借款百万,关店倒闭

01

关店还是借钱存活?

蜀记串串香店老板老谢

今天的太阳很大,但在家的老谢却感觉寒风刺骨,餐饮店禁止堂食,员工宿舍只能住两人,让老谢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老谢心想:不如关店算了!

老谢是做串串香的,在中部四线城市,去年和朋友两个人加盟了一家串串香店,开在了万象城商业街附近,面积180平米,租金一个月3万,每年递增10%,总共花了85万,老谢占股最多,投资了60万!
本来想趁着春节放假期间好好赚一笔的,按照以往的经验,春节期间外出打工,上学的年轻人都回家了,每到这个时候不管是哪家餐饮店都是人满为患,不管口味如何,都要排队等候,隔壁做了很多年的小面馆老板告诉老谢,春节期间15天,抵平时一两个月!
老谢11月底开张的串串香门店,开业期间按照总部的规划做了一些开业活动,那些活动都是赔本赚吆喝,根本就不赚钱,就是吸引点人气,店里员工15人,开业了两个月,每个月倒贴了5.5万元工资,房租赚回来了,老谢心理还是有点欣慰,听说新店开业都需要养店半年,亏就亏吧,下个月继续努力!
终于等到春节放假了,农历26开始,老谢就感觉到了万象城人越来越来越多,为了应对春节的高峰消费,老谢从四川总部订购了10万的底料调味品!
看着门店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老谢很开心,可是好景不长,大年三十,除夕那天戛然而止,全市餐饮店,娱乐场所禁止营业!
老谢后来才知道,原来武汉出现了疫情,关门放假回家,等着来年在努力!
可是随着老谢对疫情的越加了解,心理越没底,向房东提出减租免租的申请,房东鸟都没鸟他,本来以为一个月稳定后就可以开业的,现在老谢发现自己太异想天开了,就算开业了,一个月内也没顾客敢来店里消费!
随着餐饮店禁止堂食的消息传来,老谢的心再次堕入冰窟,现在是2月份,假设疫情危机月底解除,3月份可以堂食,那至少也要在5月1号以后消费者才能树立外出消费信心!
也就是说三个月,门店将基本上无收入,就算做外卖自救,那也是没什么效果,全城餐饮店这么多,点外卖的人也就那些上班的年轻人,现在企业复工还不到一半,做外卖的人说不定比点外卖的还多!
串串香的品类也不太适合做外卖,开业后老谢门店也上了外卖平台,卖的最好的一天营业收入也就300元,除去平台扣点,根本不赚钱
门店开业到现在一直在亏损,虽然亏损额度每个月在减少,但是疫情之下一切努力又变为零,家里是真没资金了,3个月房租9万元,再加上开业后进货的资金,员工工资,要撑2个月,才可能迎来正常的消费人群,总共下来,最少也要准备30万资金!
老谢和朋友两个人一阵头大,到底是关店还是借钱亏损继续做,两个人天天商量,也没个结果!
老谢在家待着的无数个深夜里,都在想:要是当初不打这个加盟电话该多好。前天晚上老谢梦见自己在银行柜台把60万存了进去,那一晚是老谢睡得最香的一个晚上!

02

卖房也要撑下去

米国煲仔饭老板老李

我们在武汉有三家直营店,营业额正常是6万一天,现在全部关店,产生不了任何收入;春节期间储备了10天的食材,大概20万,因为封城,三四十个员工滞留在宿舍,他们买不到吃的,这些食材都发给员工吃了,加上员工工资每月大概36万到38万之间,这一正一反,对于公司来说,是过百万的损失,现在公司基本断粮了。

湖北规定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3日24时,如果武汉的商场要求餐厅14号开业,那我只能借钱去进货,不然只能违约。

而按照疫情目前的态势,初步估计会持续到5月底,而且短时间内疫情的阴霾不会过去,员工不愿意来,顾客更是不会到店里消费,我估计3、4月份的日营业额最多是以往的10%-20%,到时候连缴水电费都是个问题,更不用谈员工工资和房租了。

我2009年创业,到今年是第十一个年头,据我的经验来看,到时候开店就等于亏钱,那何必还要开呢,做企业,就是要把损失降到最低,我们撑不下去,那只能全部关掉,最多留一家店。

回顾读书十几年,外企工作十年,创业十年,这三十几年,感触颇深。2003年,我在广州买了12套房,创业初期,每在武汉开一家店就要卖一套房,巅峰时期有30家店。

但是这些年商业格局变化太快了,如果最初不卖房创业,我可能有很多资产,现在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了,就像南柯一梦。

餐饮业的人员、房租成本已经到了极限值,我在武汉开店这十年,租金从来只有涨,没有跌。我们知道业主也很难,但是房地产是长期投资,商铺的损失可以折算到四十年的产权期里,而餐饮是短期行为,损失是折算到三五年里。

我们光谷一家月营业额130万的店因为租金太高关店了,还有四家店因为修地铁切断式封路,营收大受影响关了,另外有两家店因为店主P2P跑路等原因被迫关掉了。

2019年,餐饮行业的人工成本占比高达24%-25%,突破22%的红线两个点,是极其危险的,利润空间低到5%-8%,连银行的贷款利息可能都还不上。

如果租金居高不降,那我的店只能提高人效,调整厨房的操作模式,简化菜谱,压缩面积,增加翻台率,扩大外卖的比例。

一开始也不指望能赚钱,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多数人害怕外出吃饭,那我们就先接团餐,把员工派出去配送外卖,先运转起来。

同时减少公司的开支。我会跟员工谈,能不能接受基本工资,不接受的只能离职;先停缴两个月社保,等有了资金流再补。

现在宿舍里的员工也很焦虑,他们需要钱,但是公司发不了,他们不知道门店会怎么样,见不到亲人,也回不了家。

湖北二十多万个餐饮企业,其实大家现在的状态比较类似,都非常焦虑,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而就算疫情结束,也只是个开始,接下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都会出现:供应商会来要上个月的货款,大家都非常困难,就可能要打官司;员工会要补贴,或者让补偿一两个月工资他就辞职,你不赔就可能要应对劳动仲裁;手上的贷款怎么还,国家如果不给免息贷款怎么办。即便疫情结束,只是餐饮人静态的问题结束了,动态的问题随之都会出现。

03

能不能挺过去看天意

沪小胖老板马纪

按马纪原先的设想,2020年的龙虾季“是要打一场翻身仗的”。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彻底打乱了一切计划。

现在,作为上海网红龙虾店“沪小胖”的创始人,马纪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家“干等着疫情过去”。往年这时候,他已经在忙活着门店的工程检修、人员招聘,准备迎接3月之后龙虾旺季的到来。

经过16年的苦心经营,“沪小胖”在上海已经开出13家直营店。食客们一年一个口味,龙虾在这两年的受欢迎程度也不比从前,马纪趁着冬天是龙虾淡季,刚投资了1000万元在上海和北京各开了一家新店谋求菜品转型,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新店的施工也卡在那里。

而眼下对于马纪来说,更大的危机是公司的现金储备能在这种长期停业状态中维持多久。

沪小胖在大年二十五(1月19日)关闭了全部的门店,500多名员工休假回家过年。现在,除了马纪自己回到上海,其他员工基本都被困在老家。马纪没想到“疫情会恶化的这么快。”

疫情后餐饮老板们真实状态:卖房自救,借款百万,关店倒闭

沪小胖在大年二十五(1月19日)关闭了全部的门店,至今未恢复正常营业。

13家直营店,单日的租金及人工成本就是10万元,堂食没生意零收入的局面持续上一个月,这份“固定开支”就是300多万元,一分也不能少。

近日马纪开始组织门店转型线上外卖,以往随着务工人员来沪,小龙虾的市场也慢慢复苏,但是今年马纪心里没有底,湖北地区是全国最大的小龙虾产量省份,随着疫情的影响,上海市场小龙虾的价格已经持续走高,每天供应量很少,价格却是很高。

马纪准备开发一些新的外卖菜品,以符合上班族们的就餐需求,由于现在上海市只能做外卖,不允许堂食,马纪便让13家店的大部分员工推迟来店里,光是门店的租金便压的马纪喘不过气来,更别说员工工资了,自己能不能挺下去,全靠疫情是否能够早点结束,为此马纪去各家银行寻求贷款支持,马纪舍不得自己奋斗了十几年的餐饮品牌就此消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