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经济!切不可让病毒恐惧酿成更大危机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文】

在高铁站,问一位回京复工的小伙子,“路上可能感染,为何还急着回来?”小伙笑道:“感染致死的可能性才2%,不开工‘致死率’是100%。我都快穷死了。”笔者前天亲历的这个场景,正发生在数千万中国人的身上。

春节假期延长了一周。元宵节一过,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人们的复工欲望:中小企业、餐厅、酒店、商铺、电影院、超市的所有职员,还有菜农、想找工作的毕业生、制造业工人、各类商贩、蠢蠢欲动的各类旅行背包客……从最新的返工情况看,“抗疫”工作应像防禽流感、防艾滋病那样,进入到常态化的医疗工作流程中。过去数周,从疫苗缺位与治愈出院者的情况看,个人免疫力是治愈的关键,而经济增长、社会繁荣、身心舒畅则是提升个人免疫力的基础保障。

然而,就当下状况而言,两类“社会病”正在激烈角力。一类是“病毒恐惧症”。它导致人们不敢出门,“只要还剩一粒米,坚持不出小区里”;它还致使各级政府“政治任务挂帅”,生怕在人命关天的重任前失职、失责。如果这些还算有情可原的话,那么,一些基层管理者借“鸡毛令箭”在疫情期猛刷存在感,不少网络视频中的强令隔绝正常的社会往来的场景,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笔者领衔的疫情对策课题组在《防疫情、促经济,两手抓两手硬的八点政策建议》一文中曾罗列五大“过激”防疫现象,在此不再赘述。

另一类是“生存焦虑症”。怕失业、怕财务“弹尽粮绝”、怕憋出病来,同样是多数百姓的主要症状。只有工作、挣钱、社交,才能治愈老百姓的“生存焦虑症”。有调查显示,当前30%中小企业撑不过一个月,85%中小企业活不了3个月。中小企业解决80%以上的就业啊!多数经济学家评估,2020年第一季度失业率将上升0.5.%-1%。另有研究证明,失业率每上升1%,自杀率上升0.8%,在当下焦虑氛围下,恐怕也须关注那些本不应逝去的生命。

一边是全社会恐惧因病毒而导致的数以百计的死亡病例,另一边是每一个社会细胞各自封闭,停工、停产、停运、停摆导致的经济肌体的部分死亡,后者危害性会更广、更长远。

不妨设想一下更糟糕的场景!春节期间,每天中国损失约1000亿元的财富,2020年第一季度由于封村影响春种而导致粮食欠收或大幅减产;对外,已有超过100个国家限制中国公民入境,进出口将受阻,“国际供应链危机”已现端倪。再这样延续一两月,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价值链、供应链上的领衔地位肯定不保,这比中美贸易战危害重百倍。

经济!经济!切不可让病毒恐惧酿成更大危机

杭州部分商场影院关门谢客。图片来源:人民网

千万别再让“病毒恐惧症”困扰中国人了!中国人应自信地向世界宣布,数周的“防疫战”成效很大!中国公共卫生治理能力、社会动员力已令世界肃然起敬!但若继续以“公共卫生”为所有工作的重心,将过犹不及!一场公共健康事件极可能酿成一场国家甚至世界经济危机。若那样,后果不堪设想!

经济!经济!经济!只有经济增长,恢复生产,才能力挽狂澜,拯救目前中国厄运。数周前,李文亮医生就病毒“吹哨”,令世人动容,所有人都假设,当时人们若听他,可能不会遭致当下惨状。现在,同样需要有更多经济“吹哨”者。

怎么办?如何让窝在家里的14亿“病毒恐惧者”走上街头、回到工作岗位、回到街头消费?目前,仍是有药方的!正如2020年元旦前后,如果武汉市政府重视当时“吹哨”的话,情况不会那么糟。

笔者认为,短期内应出四招:

第一,舆论报道不妨淡化、泛化目前防疫氛围的营造。病毒疫苗短期未必研制成功,但多数医学与社会研究者已有共识,新冠肺炎致死率(不到2%)的危害远低于SARS(9%),更远低于2013年全球禽流感(39.3%)、2009年美国H1N1病毒(17.4%),但比一般流感致病率(0.1-0.5%)高,可称“重度流感疫情”。

舆论当然应向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致敬,但也可聚焦在那些春节期间保障果蔬鱼鲜供应的运输工、值班者、收银员、务工者等。每位保障社会正常运作的民众,都应是国家与人民的“英难”。国家相关部门当然须长期化、透明化地发布新冠肺炎的信息,任何有兴趣者均可在官方网站查询。但像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国家媒体重器则不必每日重点播报。舆论报道重点转向正常的国计民生,降低对疫情的关注度,“病毒恐惧症”随之会逐渐消逝。降低舆论恐慌氛围,转移14亿民众每日关注点,是当前恢复经济的第一招。

第二,疫情通报不妨精细化,以县为单位、以“死亡者”为基准重新勾画全国疫情图。以“省”为单位通报疫情,当然会看到全国一片红,全民无尽恐慌。事实上,疫情通报很重要,但精细化疫情通报更重要!

经济!经济!切不可让病毒恐惧酿成更大危机

全国近1000个县未出现感染病例,像浙江这样前三位确诊数量大省也未出现死亡案例。 “广东、浙江有上千人感染”是一种真实的通报方式,“95%以上的死亡案例发生在湖北”也是一种真实的通报方式。“半瓶是空的”与“已有半瓶水”,就同样场景的不同描述,却产生不同的社会心理。全国“抗疫”奋战数周,是时候让社会心理学家、舆情分析师参与到更“聪慧”、更“精细”的疫情通报中,缓解无谓的社会情绪内耗。

第三,官员带头,在疫情低的区域、保证消毒条件下不再口罩示人,深入人群展示信心。未来,在未发生疫情的地区或场所,不应人为规定要求必须带口罩、进入公共场合动辄被量体温的规定也应废除。除湖北外,其他地区的官员不必非得在镜头面前戴口罩。

在中国,党与政府仍是多数百姓眼里的权威。党与政府的“抗疫”信心不只是在口头,而是通过行动来表示。多数地区的党委与政府可通过报道重要会议、会面、调研、交谈等工作场景的轻松氛围,重燃民众对“社交安全”的信心,更重燃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心。

舆论中所谓“推迟两会”建议是操之过急的。相反,数周后的全国“两会”,在保障人民大会堂、住所消毒的前提下,应让数千位“两会”代表委员以自信且严谨、活跃且认真的状态履行人民代表的义务,对湖北、对全国、对全世界释放中国政治精英层的信心与坦然。

第四,精准减税降费,为“疫区”、城镇中小企业者过去数周的“牺牲成本”让利。各级政府的税务、财政、工商、质检等部门统筹协调,通过“税点返还”等政策激励方式,鼓励商业户主为租户减免1-2个月的租金。对国家财政而言,则可通过发行“公共卫生债”、央企转移支付等方式,填补该轮减税降费的亏空。“特殊时期一家人”,政府做表率,理性智慧地财务腾挪,将会带来更大的全民福利与社会信心。

当然,湖北仍是重灾区,必须继续“抗疫”。其他多数地区可设立若干个特殊医疗应急站点,一旦出现新病例,随时送至、免费救治隔离。生命是第一位的,但为了低概率的传染率与死亡率而隔绝整个社会的流动性,是相当不值当的。

实践证明,在小概率事件发生前,人们倾向于低估它发生的概率;但该事件被频繁曝光时,人们又倾向于高估它的影响。这几乎是历次金融市场动荡的写照。

金融学要求我们建立正确的风险观。《黑天鹅》一书作者塔勒布曾说,“相对于研制成功新药物,我们大多数情况下是找到已知药物的新用途。”当务之急是,在现有药物中找到有效应对该病毒的“特效药”,就不要担心新冠病毒这个小概率事件继续绑架中国人的正常生活。这就相当于在投资中找到了对冲工具,投资人便可安心持仓。

向病毒感染死亡者默哀!向奋战前线的所有工作者致敬!更要向重燃社会活力与经济热度的每一位国民呼吁:经济、经济、经济!没有经济,情况更糟糕!有了恢复生产、复苏经济,一切才可能越变越好!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