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5创业网首页
  2. 创业杂谈

罗振宇在《跨年演讲》里怎么忽悠的你?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欢迎关注阅读全文。

罗振宇的跨年演讲我看了,因为我们有很多读者同时在关注他的内容,所以我每一年都会帮读者解析下这个胖子又说了点什么。

这个胖子今年没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当然往年也没有。

他说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篇幅受限,我只能随便给你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他拿口红一哥李佳琦打了个比方。想要表述的是过去的一年里,和以前不一样了,世界变快了。

用他发明的新名词来说就是从电梯模式,切换到了攀岩模式。

所谓电梯模式是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比如你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进个好单位,就肯定比卖口红挣的多。

可是去年呢?谁还敢说这话?尤其当着口红一哥李佳琦的面。

所以,模式切换了。以后的路越来越考验你的创造能力,选择能力,云云。

但这个结论是废话。因为,人类大部分科技快速发展的历史时期都要考验你的创造能力,选择能力。

换句话说,只有那些科技近乎于停滞的时期,比如石器时代,才可能有你所谓的电梯模式。

比如采集时代,你是酋长的孩子,这就叫电梯模式。

我反驳这一点都不需要什么复杂的例子,罗振宇自己就是一个明摆着的例子。

他可不是去年才创业的,早在12年前,他就创业了,早在20年前他就北漂了。

这哥们从一个四线小镇,考到省会城市去读大学,又考到北京去读研,最后得以进入央视。

罗振宇是《对话》栏目的制片人,当年就被同事们看作很有想法,很有才。

但他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拿不到编制,他属于临时工性质,在2008年的时候离开央视去创业。

而且实际上真正促使他离开的原因也是被动的,他与上司的关系处的很不好,以至于呆不下去了。

所以我们翻开他自己的人生经历,你可以清楚的看到,所谓的电梯模式并不存在,起码在20年前到10年前的这段时间里,并不存在。

假如真的有电梯模式,那么罗振宇是华中科大的本科,北广的硕士,传媒大学的博士,然后进央视,这就是妥妥的学霸,而且工作上也很有成绩。

假如说他这样的,都搭不上电梯,那你说以前存在过电梯模式,能自圆其说么?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绝对意义上的电梯模式在过去的四十年里都不曾存在。

其实撇开罗振宇也很好证明,你再往前推几十年,80年代你去看看街头卖茶叶蛋的,赚的也比教授多。

有的人就是晚上摆个夜市,支个烤肉摊子,或者卖点服装,绝对比当时体制内任何人收入都高。

前段时间某大V吐槽上海的出租车里非常脏,什么脏毛毯散发着臭味,什么脚踏上有泥水,然后说日本的出租车多么干净整洁,服务多么周到,如何如何。

你想想看为啥?赚的少,条件当然差。

其实早几十年,8,90年代的空姐主要嫁给的哥,无它,赚钱多。

那年代出租车司机两个人两班倒,一年多就能把一辆桑塔纳赚回来,那什么时代,一辆车啥概念,反正绝对比一套房贵。

我说这句话,不是想给你证明读书没用。相反,我一直认为对于大多数人,读书很有用。

但任何时期,都有可能有一部分所谓的高收入群体,或者高收入个体。

什么叫高收入群体?

比如早些年,第一次互联网热潮那个年代,写JAVA的程序员很火,一个月可以赚1万块钱。

你注意,我提到的收入你都要自己去代入年代,我就不替你换算了。

但是等到十几年前,写JAVA的程序员赚的很少,可能只有几千块,你看到了,反而还降低了。

但是你再往后推,比如5,6年前,写JAVA的又很火,一个月3万块以上的职位很容易应聘到。

你再看今年,被A公司裁员的码农去B公司应聘,B公司裁员的去C公司应聘,一圈下来,大家的收入整体被降低了。

这就是高收入群体的收入随着市场波动的写照。

高收入和市场是密切结合的,不仅仅码农如此,海鲜亦如此。

今年阳澄湖大闸蟹丰收,那就便宜,要是欠收,那就贵。行业群体收入与水产品是一回事,时鲜价。

远的就不提了,就说码农们的最后两次。

五六年前投资热,风投自己募集到了很多投资人的钱,拿着钱总得投出去,不投出去自己的奖金哪里得?

有一点很多人要注意。

很多人是站在操控自己本金的角度去看投资,这一点放在风投身上不准确。

风投是代管你的资金的,代管,你懂得。

他不投出去,怎么赚钱呢?甚至有时候某些不良的风投与创业者串通一气,吃回扣,揩投资人的油,也是有的。

当热钱多了,就像吃阳澄湖大闸蟹的人多了,那螃蟹就卖的贵,写JAVA的人收入大增就很正常。

等这几年投行开始较劲回报率了,市场淡下来,反应到互联网行业里,就会变成裁员,减薪,等等。

这是群体收入与市场结合的阶段性波动。

那什么叫高收入个体呢?

我们看个人,卖口红的确实有李佳琦这种年入几千万的,但更多的是什么?

我们可以做个调查,你把口红一哥的薪水拿出来,把口红哥收入平均数拿出来,口红哥收入中位数拿出来。

再把教授一哥的收入拿出来,教授平均数和中位数拿出来,逐一比较。

你很快就会发现,教授群体的收入不可能整体上低于口红哥群体的收入。

口红这东西也许以前是在商场里卖的,也许是一家又一家的专柜一点一点卖出去的。

比如北京朝阳区的人在朝阳区某个商场里买,上海静安区的人在静安区某个商场里买。

这个钱是分散的被每一个柜台的柜员赚到了。

现在模式变了,北京朝阳区,上海静安区都从口红一哥的手里买,所有这些柜员的钱,被他一个人赚走了。

所以你看着他赚的特别多,是个收入上的超级个体,其实就这么回事。

假如教授们的模式也可以变,从一个老师教50个学生,从每个大学都要聘请各自的教授在各自的教室里教学。

从这种模式变成一个网红教授,类似薛兆丰那样,一个人对着所有学生教学。

我是指假如模式会变,变成这种,你也会发现某个头部教授的收入呈现指数型增长,但背后一定会引起其他教授失去收入。

所以这不是什么电梯模式与攀岩模式。

你没法攀岩的,你是李佳琦,你可以攀岩,你不是,你没地攀。

张艺兴不是因为很努力很努力才成为张艺兴,不是这样的。

张艺兴是因为已经成为了张艺兴,所以很努力很努力,理解么?

张艺兴他已经有了那么大的关注,那么大的流量,这种局面下,他必须很努力很努力。

因为他每一个努力的背后都是上千万,上亿的价值,换句话说,他的时间变得极其昂贵,不得不很努力,很努力,否则损失太大了。

一个普通教授今天不上课,也许就是50个学生等他一节课,也许就是损失了教50个学生一节课那么一点收入。

可是李佳琦今天不直播,也许50万个要买口红的人,就不买了。他损失的,是50万支口红的佣金。

你看到了,换做你待在他的处境下,你也会被迫很努力很努力。

这样的逻辑问题,在他的演讲里遍地都是。

我相信他的团队不可能意识不到我说的这些,这都是很浅显的道理。

那为什么他还要这么去设计台词,这么去表达呢?

答案只有一个。他们团队内部肯定是测算过的,这么瞎扯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打动更多的人。

所以我给你举的第二个例子,是他演讲里我最欣赏的一段。

他举的例子是广州与越南。大体的背景就是越南的人工便宜,所以某些低端的生产就迁移过去了。

你注意,他用的可不是这个词儿,他说,这不是迁移,这是什么?

这是延伸,或者叫拓展。

非常棒,一个意思,但是完全不一样了。

迁移的意思是说:我的,成了你的。

延伸的意思是什么?是你的,也是我的。

理解吧,不是我的生产线去了你那里,而是你的劳动力并入了我的产业链里面,成为了一个环节。

你看看,一个词儿的改变,从负能量变成正能量了。这很棒。

套用他的思路,当初日本放弃白色家电,比如冰箱,空调,后来这些都是我们在生产。

你用罗胖的名词,你也可以说,不是迁移,而是延伸。

但你能这么说么?显然不能。除非你是日本的罗胖,对着日本人在演讲。

这就是立场问题。不同立场下的表达方式需要不一样。

这一点非常优秀,因为他是对着那么大的一个群体表达,措辞很重要。

你必须防止别人误解,这里面足见技巧之高超。

对着这么大的群体做表达,一点小误解被放大了,都会引起大麻烦,可是他做到了。

所以,看一场演讲,很多时候,他讲了什么不重要。

他可能啥也没讲,他可能讲的东西都是乱讲,但是,他能讲出来,能让这么多人听到,这本身就很有难度,这本身就体现了极大的技巧。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成功。

其实我觉得罗胖自己就是个非常成功的典型,虽然他不好意思,也不方便拿自己举例子。

他明明在胡扯,所谓罗辑思维,很多时候逻辑都没有。

但即便这样,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我们不该对这里面充满心思的技巧叹为观止么?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y5.cn/6842.html。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webmaster@05web.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