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5创业网首页
  2. 创业杂谈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已经四年了,季军仍喜欢待在学校附近。

美院的春天,树上鸟叫声声;夏天藤蔓缠绕,铺满墙面;秋冬的萧肃,让校园氤氲成一幅水墨画。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和季军一样,许多从美院毕业的学生,将工作室搬到了学校附近。纹身师、手艺人、吉他手、设计师、插画师,“大家聚在一起,有时聊创意,有时聊人生,很像乌托邦。”

如今,住在美院附近的创客们,又把这个“乌托邦”搬到了淘宝上。在淘宝店里,这群美院人用衣服、包包、首饰、二次元玩偶,表达着自己“尖锐且深刻”的个性与想法。

开店三年后,她在广州建了自己的工厂

吉吉的创业故事,是从中国美术学院,一个7平方米的学生宿舍开始的。

去年,这家店铺年销售额已经超过2000多万元。

2011年,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毕业后,吉吉把宿舍里所有的行李打包寄回了老家湖南。她只身一人,飞到了杭州。

吉吉住进了美院宿舍,和美院读大四的男友,结束了长达四年的异地恋,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吉吉

7平方米的研究生宿舍,只摆得下一张床、一个桌子以及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吉吉买了一口小面锅,40天时间里,除了倒垃圾,她没有出过门。所有的时间全放在了设计、制作、剪裁包包上。

吉吉在大学辅修了服装设计专业。曾用两个星期的时间,做出了两套立体剪裁的婚纱。

她开了家淘宝店,取名“古良独立设计”,是“姑娘”的谐音,尝试为年轻女性设计包包。“当时也考虑过设计衣服,鞋子,但最后选了包包。因为相对门槛是最低的。”

一年后,男朋友既君从中国美院漫画专业毕业。两人就在美院附近租了一间房。那里既是住的地方,也是工作室。店铺的包包,全由两人独立手工完成。

没多久,店铺接到一笔“大单”,200个钱包。因为制作包包需要打五金,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邻居和楼下的住户经常上门“说理”。接单那天晚上,两个人将一大袋制作材料搬下楼,在大马路牙子上开始“打五金”。吉吉一边举着手电筒为蹲在地上敲打五金的既君照明,一边帮他赶蚊子。做了整整三小时,总算做完了包包的五金部分。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吉吉和既君

开店3年之后,店铺平均一个月能做到4万元的销售额。

2015年,靠着自己的积蓄和父母的资助,既君和吉吉在中国美术学院旁边,买下了一套房子,将地下室改造成了新的工作室。

为了寻找合适的包包面料,既君跑过海宁、温州、义乌、平湖等国内多个皮革市场,最后还是将工作室搬到广州,并在那里开自己的工厂,承担40%的产量。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去年,“古良独立设计”店铺年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一款单价600多元的车厘子色的马鞍包,在双11当天卖出了2000多个,直接售罄。

美院系的新卖家

看到麻雀在电线杆上排成排,梳理羽毛,姜杉会将这画面“记录”下来,做成耳钉,“好像麻雀在你耳边窃窃私语,跟你唠家常。”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姜姜(左)和田美乐

下雨天,雨滴挂在蜘蛛网上,水划过竹席,都能成为姜衫的灵感来源。从美院毕业后,姜衫甚至还跑去贵州待了整一年,学习当地传统的錾刻技艺。

影视动画专业的季军,则更喜欢抽象化表达。

刚毕业时,他也曾在写字楼里上过班,经历过一段日夜颠倒的生活:为了制作一部三维动画短片参赛,他曾连续一个星期通宵熬夜,直接瘦了10斤,“身体也熬坏了。”

去年,季军和一个朋友在学校附近开了间工作室,经营起淘宝男装原创国潮店铺“HAART”。

开店初期,季军曾改造过一款“拘束服”。在过去,这是一种精神病人的着装,用来约束身体。既君将它设计成日常可穿的服装,但衣服上加了很多绑带,也保留了最初拘束服的特点。“想传达人无往不在枷锁中,要勇于跳脱出人生条条框框的想法。”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那款衣服几乎一件都没卖出去。

季军后来分析,“太自我了,消费者喜欢很热闹很开心的东西,但那期我们的主题非常沉重。”之后近一个星期时间,季军和朋友在工作室不停画设计稿,再不断推翻自己的想法。“希望在想要表达的想法,和大众口味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沉淀思考之后,季军又推出了“共生”主题男装。“当代年轻人的压力病,和城市发展是共生的。”季军在详情页上做了详细说明,“所以衣服做了反光条和印花设计,白天是一种样子,晚上在城市灯光下,衣服会呈现另一种形态。”这一次,里面的其中一款短袖衬衫直接卖断货了。

这件衣服,被许多人要求“复刻”。有一个身高160厘米的客人,在听说衣服卖断货剩最后一件L码时,直接买下了,完全不顾季军的劝阻。

一两个月上新一次,一次只开发不超过10款。如果跟按周上新、月销量上万的其他淘宝服装店比起来,HAART是个异类。“但我们就是希望做少而精的产品,因为我们有自己想表达的观点。”

像季军这样的原创设计师,淘宝上已有近5万人,以85后年轻设计师为主,90后次之。最近一年,淘宝上新增的青年原创设计店铺更是超过了1万家。其中,美院毕业的新卖家,占了相当的比例。

美院式“乌托邦”

因为同住在学校周边的关系,季军也曾给学长创立的店铺“1P studio”做过包包。

“很多学长在学校就创业,设计服装、鞋子、包包。跟他们服装交流,我一直没有间断过。”

在美院附近,住着很多像季军这样已经毕业的美院人。他们将家和工作室,都搬到了学校附近。纹身师、手艺人、吉他手、设计师、插画师,这里聚集着几十个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大家聚在一起,聊创意,聊人生,很像乌托邦。”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田美乐

之前,季军常去光顾美院附近的一家小酒吧,就是美院毕业生开的。一到晚上,很多学生和毕业生都聚在那里。

这片美院孕育的“乌托邦”土壤,还吸引了不少外来的艺术创业者。街头品牌FMACM的主理人兼设计师吴威,从湖北美院毕业后,因为喜欢杭州的文化氛围,就在中国美院附近开设了工作室。

吴威喜欢画油画,“一直有一个艺术家的梦,但太难实现了。”他想着,借由服装这一媒介,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算是曲线追梦吧。”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姜杉和老公田美乐同为中国美术学院首饰专业毕业,在经历过一段“每天在公司画10张自己不喜欢的设计图“之后,俩人合伙在淘宝上开了一家“触首工作室”,开始设计首饰。

季军觉得,从国美毕业的学生,都有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即使有的人在离美院很远的地方上班,也会选择住在美院附近,每天远距离上下班,可能就是美院情节吧。”

如今,像季军一样,很多人选择把“乌托邦乐园”搬到了淘宝上。在他们的店里,美院人利用衣服、包包、首饰、二次元玩偶等,来表达自己“尖锐且深刻”的个性与想法。淘宝对年轻人个性的尊重、鼓励和赋能,也让他们的创造力得以释放。

跳出乌托邦看世界

“中国美术学院一年有大概1600名毕业生,能够成为艺术家的少之又少。”既君说,“美院给了学生,艺术修养、审美上的熏陶,同学们也有很扎实的功底。但刚毕业的学生,怎么才能了解真实的商业需求,并且无缝对接上。”

既君身边有很多美院的校友和朋友。他说,他们的想法很“乌托邦”,一遭遇到“买房、结婚、生小孩”等现实问题,就容易资金短缺,创业受到掣肘,被击垮。

对于既君而言,淘宝是帮他跳出“乌托邦”,得以窥探真实世界的桥梁。

“淘宝像母亲,它不止是一个销售平台。更深层次的作用,是在孕育新生事物这个层面。像我们这样刚开始发展的团队,要面对巨大的资金压力,传播压力,淘宝帮我们解决了这些问题。”同样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二次元大神”、“淘宝人形师”黄山曾在媒体上表示。

美院毕业情侣,在7平方宿舍起步,创业三年买房造工厂,年销千万

既君对此深有同感。他和吉吉刚刚创业时,只花了5000多元买了一个相机,凭借着“不错的审美”,自己来做视觉设计。“几乎没有什么成本,淘宝创业对资金门槛要求比较低,同时完成度还高。”

作为美院毕业的学生,既君觉得自己有种“传承的责任”,每次回到母校,他总想跟大家聊聊“艺术与生活”、“艺术与商业”、“商业与生活”。“我们是冲锋在一线的包包设计者,要让学弟学妹们,提早感知到行业的真实情况。”

前不久,既君去了趟贵州,跟当地的非遗传人聊了聊,也跟一些博物馆达成了合作。“我们在考虑,是否可以用设计语言,将非遗文化带到当代语境中,来适应当代人的生活。”

一个月前,既君刚好满30岁。

年初时,他在广州买下了一套商品房。他说,他想在淘宝上做一名“艺术家”。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y5.cn/2378.html。合作/投稿请加微信:272589871(请务必备注原因)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webmaster@05web.com

QR code